在路上. The Longest Way

我喜欢
出门溜达。

2016年10月18日

中国旅行团传奇《新天猪堡》

这本上市的时候我正在哈萨克斯坦。于是我对我编辑以及所有其他能够拿到这本书的人感到一种嫉妒: 《新天猪堡》 讲的是我怎么跟着一个中国旅行团游遍了欧洲。我当时想知道对于他们来说在我的家乡欧洲旅行是一种什么感觉。他们的期望是什么,哪些事让他们吃惊,哪些让他们失望? 我找了挺久才找到了自己的团,但一旦我找到了之后,我发现他们都很棒。很可爱的一帮人。我们上了我们的旅游大巴就走了很多地方,在德国、意大利、瑞士和法国都拍了些照片并看到了些东西。 但不止在那里!我们很喜欢的一件事就是,虽然我们当时买的是【四国游】,但我们还是看到了六个国家 […]

2016年7月30日

轮子 —— 霍尔果斯出发

我终于又上了《最遥远的路》。这次我从中国和哈萨克斯坦的边境开始走,也就是我四年前停下来的地方。事情是这样发生的。 所有的一切是从宿醉开始的。 睡醒的时候我感觉浑身不舒服。于是我有一阵就躺在那不动。天花板在。房间在。宾馆在。所有的一切都在。不缺任何东西。我其实完全可以出发了。 边防军看到我们的时候笑出来了:他们看到了拉拉车,小红自行车,还有我。 于是他们指着一个门给我看。 […]

2003年7月31日

徒步从巴黎走到巴特嫩多夫

这是我在2003年炎热的夏天中从法国巴黎徒步走回我德国老家巴特嫩多夫的时候写的日记。当时我跟我哥们儿克兰弗一起出发,我们带上了我家小狗冰球。可惜克兰弗有点事只能跟我们一起走一周,于是我跟冰球自己继续走了。我们用了23天就走到家了。 以下的日记目前只有德文。我在想要不要翻译,但它比较长,所以我可能需要一点时间才能把它翻译好。不好意思哦! 日记 (英文版): July […]

2015年3月19日

三年演讲

比尔森, 捷克。这是最后一次,目前为止。而且这次挺好的。 过去三年间,我去了德国、瑞士、意大利、中国和捷克不同城市,用3种语言30多次办演讲。 所有的演讲都是关于同样的话题:《最遥远的路》,就是我2007/08年试图从北京徒步走回德国的故事。 一个半小时还是两个小时? […]

2012年6月18日

我第一本图片集”China Zu Fuß”

这本也是德语的。我在写 “The Longest Way” 的同时写了这本,因为我希望可以用两个不同的方式讲那趟旅行。 区别在于这儿:”The Longest […]

2015年11月11日

吉尔吉斯斯坦图片在书中

耶,我的一些在吉尔吉斯斯坦拍的照片被放在这本书中! 这本图片集叫《Abenteuer》(冒险),是欧洲户外电影节(European Outdoor Film Tour)和国家地理(National […]

2015年10月8日

微博上的生与死

这里要讲述的,是我如何成为中国的新浪微博上成为最有影响力的外国人之一,以及我如何在上面“死”去。 我在2011年4月开设了自己的账户,系统自动配备了十几个粉丝。我写了一条问候消息,点击“发送”,等啊等,什么回音都没有。 四年之后,我关注了各个领域的大约2000人,而自己的粉丝也达到了80万之多。这事儿的确相当好玩,但有一个问题:我很快就要在微博上经历一次虚拟死亡,只有我自己对此懵然不知。 我之所以开账户,是因为当时我正以中国为主题进行旅行写作,我希望向中国读者推介自己的书。 此外,我怀念中国这个地方,觉得开微博账户是和当地民众保持接触的好途径。 […]

2015年4月24日

《徒步中国》俄语版

我在德国和中国销量还不错的书《徒步中国》终于有俄文版啦!而且书名太酷了:《Самый большой дурак под солнцем》。 […]

2014年8月1日

我的第一本用中文写的书《中国,特色》

这是我头一次用中文写书。它叫《中国,特色》,目前为止还没出什么其他语言版本。 好吧,如果我说“书”的话就听起来好像是一种长中篇小说。但其实它不是。《中国,特色》算是一种专栏集吧,里面包含一些我给《新京报》、《新周刊》和《南方都市报》之类的中文报纸和杂志写过的文章。中南博集天卷的编辑从这些资料选了一些并把它们做成书了。 那么,那些文章到底讲什么呢?其实啥都有。当我在《新京报》开始写专栏时,他们跟我说想写啥就写啥,所以我就这么做了。而且不可思议的是,很多文章确实发布了。 有一次,我在文章中描述了自己在德国普选种投票的感受。我介绍了我最喜欢的社会学效应质疑,就是所谓的“托马斯·贝克特 效应”(当一个人接受了一种新的身份之后就比较爱过度补偿)。我讲到德国百姓对迈克尔·舒马赫的复杂看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