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路上. The Longest Way

轮子 —— 霍尔果斯出发

Posted on

我终于又上了《最遥远的路》。这次我从中国和哈萨克斯坦的边境开始走,也就是我四年前停下来的地方。事情是这样发生的。

所有的一切是从宿醉开始的。

睡醒的时候我感觉浑身不舒服。于是我有一阵就躺在那不动。天花板在。房间在。宾馆在。所有的一切都在。不缺任何东西。我其实完全可以出发了。

边防军看到我们的时候笑出来了:他们看到了拉拉车,小红自行车,还有我。

于是他们指着一个门给我看。

边境

于是我经过了。路就在我脚下,我已经不在中国,却还没到哈萨克斯坦。

在这个时候我明白自己徒步中国的日子已经过去了。中国和她所有的日落和日出,她所有的笑容和我所有在那生活的朋友,这个中国已经完全在我身后了。我可能会很久不再徒步走中国了。

中国和哈萨克斯坦之间

我感觉宿醉,而且我郁闷。

当我到了边境的对面,一个带着巨大帽子的边防军拦阻了我。他看到我和我的小红自行车笑出来了并说自己也想试着骑一骑。

边防军

我直接把它留给他了。

当日英文博客: The Longest Way – bye-bye Zhongguo

两国之间骑自行车的小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