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路上. The Longest Way

所有的一切都在这儿

在你给我发很长的邮件之前…

请先读一下这个,看看下面是不是已经有你想问的问题!↓

关于徒步

  • 你徒步,我明白了。但我有点糊涂的是:你到底从哪里走到哪里了? 2007年11月9号,我从北京海淀区知春路出发,2008年10月25日,我到达了新疆乌鲁木齐。两年后,就是2010年夏天,我又从乌鲁木齐继续走了几百公里,一直走到乌苏。2012年,我从乌苏走到霍尔果斯,就是中国和哈萨克斯坦的边界线。
  • 你当时怎么想到了徒步这件事? 我曾在2003年从法国巴黎徒步回到我德国的家——800公里,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我那时候的感觉很特别。没有什么深奥的疑惑,也没有什么担忧,每天需要面对的都是很实在的问题:在哪里睡觉,吃什么等等。那种感觉很舒服,让我感受到了生活的意义。
  • 能不能描述一下你徒步前的准备工作? 我用了一年的时间做准备。其实只是想让自己尽量了解那些要走的地方和那儿的百姓。我联系了各个地方的德国大使馆,在图书馆查了一些地图,还有看了很多书。我买了我的设备,打了一些疫苗针。然后,我开始徒步了。
  • 你徒步的时候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态?你都会想一些什么? 其实跟日常生活没两样。有时候你会思考问题,有时候你不会。有时候你会因为护照的问题担忧,或者因为各种危险,因为身体上的疼痛,因为自己的家人或者自己爱的人。但有时候你会觉得每一步都走得轻轻的,轻得让你在戈壁滩里唱起歌来。徒步有时很无聊,有时却能让你感觉到内心的平静。
  • 你每天走多少个小时? 一般的话,我喜欢一天走20到30公里。这意味着4到6个小时不停地走。再加上一些休息的时间,比如拍照啊,吃东西啊,歇一会儿啊,尿尿啊,跟人们说话呀,纠结怎么走啊 —— 但我不会每天都走。
  • 你为什么停止徒步了? 我感觉自己失控了。我想重新自己把握自己,干掉心里的那个一直跟我说要继续走的“老板”。很多人会看着我的视频想:“我也想跟那个人一样自由啊!” —— 但他们看不到的是,我其实一直受到了一种内心的驱使,一种连我自己都难以控制的驱使。
  • 真的全部是你用双脚徒步下来的吗?是。不过有那么几分钟,我骑了我弟弟的三轮车。
  • 那我为什么在你的视频中看到了你在飞机上呢? 我当时要解决一些问题,主要是护照问题。
  • 你还会继续走吗?比如说中国南方或者印度/美国/非洲? 不知道。我很想继续从霍尔果斯走回我德国的家,但我不知道行不行。到时候再看吧。不过我可以告诉你的是,我暂时不会考虑走别的路线。我不想背叛我的路!

关于视频

  • 你能告诉我你在视频里用的那两首歌叫什么吗? 第一首是朱逢博唱的《橄榄树》。第二首是加拿大乐队The Kingpins唱的"L'Aventurier"。
  • 你开始走的时候就已经想好要拍这部视频了吗? 嗯。我以前看过Noah Kalina和Matt Harding各个在油管比较火的视频。当时我就在想:应该借他们的创意做一部全新的视频。
  • 谢老师是谁呢?你为什么把视频献给他? 谢建光是一位自从1982年以来徒步走遍中国的牛人。我是在张掖附近的无人区遇到他的。从那时候起我们就成了朋友。他教给了我很多珍贵的东西。
  • 为什么又献给爱情了呢? 因为我觉得每个人都应该知道自己最珍惜的是什么。
  • 你为什么给你的视频起了个“The Longest Way"(《最遥远的路》)的名字?为什么用了《橄榄树》当背景音乐?其实我当时本来想用“A Long Way Home”(《漫漫归途》),但这个域名已经被其他人注册了。所以我就用了“The Longest Way”。《橄榄树》呢,它是我第一首很喜欢的中文歌。很多中国朋友对我用朱逢博的版本表示不解,但我就是喜欢肉麻一点的。哦对了,《橄榄树》 的歌词也很适合徒步:“为什么流浪?”
  • 你用了什么相机拍你的视频? 第一代佳能5D,配上16-35毫米2.8镜头。
  • 你是如何让视频里所有的照片对齐的呢?有没有用什么特殊软件? 那是我手工PS的。拿第一张照片当参考标准,先把其他照片粘贴进去。接下来:1)将上层照片的透明度改成50%。2)改改上层照片的大小,让上层和下层的眼睛和嘴巴在同样的位置。3)把透明度调回0%。4)合并照片。5)以JPG格式导出,用连续的编号命名。接下来的照片一张一张这样改。
  • 你会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停下来拍一张自拍?怎么选的背景? 完全偶然。当我有灵感的时候,就停下来拍一张。或者很多张。
  • 在路上一共拍了多少张照片,在视频里又用了多少张呢? 我一共拍了3万张,在视频里用了1.400张。
  • 上传视频之后,你有没有收到很多人的反馈?他们都说了一些什么? 嗯,很多人给我留言,很多都很感人。不过有时候我觉得很矛盾,因为我能够感觉得到人们看到的其实并不是实际上的我。我不是什么特别酷的玩户外的探险家。我可能只是个认为自己应该做某件事的人。
  • 除了你自己以外,你的胡子好像是视频里面的主人公。你是先有了不刮胡子的想法,还是先有了拍视频的想法? 拍视频在先。留胡子似乎是水到渠成的,我起初只是懒得刮,后来就特为我的胡子骄傲了!
  • 世界各地很多人都看过你的视频。你是怎么做的营销? 我没做任何营销。不过我还是很开心有那么多人喜欢我的小视频。:)

关于书

  • 你的书哪里有买英文版? 目前哪里都没有。"The Longest Way"(《徒步中国》)是我用德文写的,后来出中文版了。我们刚签合同要出俄文版。我当然希望能赶快出英文版。
  • 等一下,德文书为什么有英文书名呢? 不晓得。
  • 你的两本书“The Longest Way”和“China Zu Fuß”有什么不同? 第一本是游记(有中文版《徒步中国》),第二本是图片集(图片比较多,文字不一样,在中国还没出)。
  • 那也就是说,图片集的文字内容是一样的,只是少了点? No。图片集的文字只有图片集有,文笔风格跟游记完全不一样。
  • 你为什么要写书? 我的视频在网上火了之后,有几家出版社找我谈合作,问我要不要写书。我当时有点被吓到了。但我还是挺喜欢这个想法。
  • 你用了多久写完你的两本书? 两年。
  • 在中国大陆上市新书《中国,特色》是一本什么样的书? 《中国,特色》是我第一次用中文写书。它既不是小说也不是游记,而是一本专栏集,精选了我在《新京报》,《南方都市报》,《新周刊》等报刊杂志上发表过的文章,有关中国的,有关德国的各种话题。

关于钱

  • 你徒步花了多少钱? 一年的徒步行程中,我花了5000欧,这不包括机票,签证费,疫苗针和设备。
  • 好吧,那在中国吃顿饭或住宾馆要多少钱? 这个你还问我...?
  • 你的资金是从哪里来的? 我当时正好得到了一小笔遗产,刚好够我走路。所以我没想找赞助商,因为我喜欢自由。
  • 路上怎么带钱? 我在身上两个不同的地方有两张信用卡,但我很少用它们,除非在大酒店里。一般情况下,我身上有大概四千人民币。中国稍微大一点的城市(人口300.000以上)都有靠谱的取款机。
  • 在中国徒步时身上带着这些钱,安全吗? 嗯,我觉得是。

关于设备

  • 能不能列出你带上的衣服? 1双靴子 / 2双矫形鞋垫 / 1双拖鞋 / 8双袜子(每天换) / 1双绑腿 / 1条长裤(不能磨腿,裤袋嫑太多) / 1条秋裤(推荐美丽诺绵羊毛) / 2条内裤 / 1条短裤 / 2件背心 / 1件T恤 / 1件保暖长袖 / 1件厚的抓毛绒 / 1件风衣(越轻越好,但必须得防水) / 1顶羊毛帽 / 1双手套 / 1件干净的衬衫(不一定需要,但有时候还是有比较好) / 1个腰包 / 1个可以绑在身上的钱包。
  • 还有什么建议? 我觉得最重要的是要能应付各种天气情况。所以我选择了厚厚的抓毛绒和薄薄的风衣,因为下雨刮风的时候不一定冷。
  • 长期徒步的话,最好穿什么样的鞋? 首先我觉得最好先去看矫形医生,让他检查一下脚,腿,还有背。我们都不想因为什么傻傻徒步的事给自己的膝盖留下后患,对吧?我当时拿到了两双矫形鞋垫。袜子也很重要。好一点的户外袜子分左右脚。至于鞋呢:你最好去户外用品店多试试一些不同牌子的鞋。试的时候别忘了带上一双你准备在路上穿的袜子。在店里多走走,跳跳,爬爬楼梯。我个人喜欢大一点的靴子,因为我一直怕韧带受伤。一般用Gore-Tex比较多。
  • 我的脚还需要什么其他的吗? 你需要一双拖鞋,休息时用。如果下大雪的话,绑腿很不错。还有,你需要针和消毒药品,方便晚上戳开并挤干脚上的水泡。
  • 你用了什么样的背包? 我选了一个比较大的背包(自重3,3公斤),因为我喜欢它比较结实。如果你的得长期背很重的行李,那背包得帮你保护你的腰背。买背包跟买鞋一样,只能去商店多试试才知道哪一个适合自己。试背的时候一定要往背包里放东西哦,不然它太轻了。对了,小一点的书包也很方便,比如休息的时候装电脑什么的。
  • 有什么关于收拾包的好建议? 我习惯用几个小包(packing cube)在大背包里分装我的行李(而且可以当枕头用)。主要是为了不让大背包里的东西变成乱七八糟的一坨。我在路上的时候习惯按照固定的顺序收拾我的包——那样不会丢东西。
  • 你用的是什么样的睡袋? 我有两个:一个是夏天和室内用的(纤维),另一个是冬天用的(羽绒)。如果你只在一种气候下旅行的话,或许一个睡袋就够了。我夏天用的睡袋是特大号的,而且拉链在中间,这样在特别冷的时候我可以把冬天用的睡袋塞进去,两个一起用。
  • 电子设备呢? 笔记本电脑 / 移动硬盘 / GPS导航机 / 备用电池 / 充电器 / 旅行适配接头 /多芯插头 / 读卡器 / 鼠标 / 手机。

关于摄影

  • 你用的是什么样的相机? 我喜欢用电子单反机。只可惜它们那么重。在外面换镜头很麻烦,所以我有两台相机,一台配着超广镜头(15毫米),另一台配着标准头(55毫米)。
  • 为什么不用变焦镜头呢? 以前确实用过。不过我发现自己一般用不到它的全部变焦范围。比如16-35的头,我要么拍16毫米的,要么拍35毫米的,不怎么拍20或25毫米。而且定焦镜头还有个好处是它们比较亮,而且质量比较好。
  • 电池和存储卡呢? 我的每台相机都有两块备用电池和四张32GB的卡。我尽量多在硬盘上做备份。
  • 你怎么背着你的相机? 我喜欢用三角包,右左各一个。这样最灵活。
  • 滤镜呢? 我以前特爱用偏振片,但最近不怎么用了。我只会在每个镜头上加个UV片,为了保护它。
  • 三脚架呢? 嗯。我以前觉得不能为三脚架花太多钱,一定要便宜,但我最近改变了我的看法:如果想拍好一点的延时摄影的话,就需要好一点的架子。
  • 你用的是佳能,对吧?你觉得它比尼康,索尼等更好吗? 不觉得。大多数摄影师只是习惯了他们所用的牌子而已。世界上最牛的摄影作品,是用各种牌子的摄影器材拍的。没必要盲目追捧。
  • 你拍的是什么格式? RAW。我用Lightroom处理(但你也可以用Aperture或CaptureOne,都差不多)。

关于中国

  • 你徒步之前在中国干嘛呢? 我当时在北京电影学院学了一年汉语和一年电影摄影。
  • 旅途上看到最美的景色在哪里? 我觉得应该是甘肃天祝吧,白牦牛的故乡。
  • 徒步中吃到最好吃的菜呢? 大部分都太棒了。我喜欢中国菜。
  • 你最喜欢的汉字是哪个? 我喜欢“蛊”这个字。我喜欢它背后的故事,感觉很深奥。而且你发现了吗,繁体的“蠱”字是三只虫在一个碗里,但简体的“蛊”字只有一只虫在碗里了。有意思吧!
  • 在中国徒步的话,是不是必须懂中文才行? 我觉得不用。就看你是否灵活。中国是个很热情好客而且很安全的地方。老外若不懂中文的话最好找学生样的人交流,如果他们的英语也不行的话就找他们的老师——每个小镇都应该有。
  • 能不能描述一下徒步时官僚对你有什么影响? 其实只是一些本来可以避免的护照问题。当时办签证比较难,所以我必须得回几趟北京。除此以外只有一些不许拍的东西和一些“不涉外”的宾馆比较麻烦,没什么大不了的。
  • 徒步之前你对中国有什么看法,徒步之后呢?有没有什么变化? 我徒步之前已经在北京待过两年,所以徒步没有特别改变我对中国的看法。我只是在徒步时认识了很多非常棒的人,在中国的乡下,在路边,在山里。他们最棒!

关于我

  • 你多大? 请看最上面的关于我页面。:)
  • 徒步对于你来说有没有什么深奥的含义? 没有。有的人喜欢精神上的旅行,有的人觉得自己更需要出门走走。说到底都是旅行。
  • 这趟旅行怎么改变了你的生活? 我学会了走路,也学会了停止走路。我还能要什么?:)
  • 最美好的经历? 一堆小朋友在甘肃的一个小村庄陪我聊天,给我做花环戴到我头上。很开心。
  • 你的胡子代表什么? 什么都不代表。
  • 我也想要一个这样的网页。怎么搞? 这是被改造的Wordpress,在私人服务器上。别人帮我做了设计和编码。
  • 你有没有打算再次去徒步?你会不会继续从中国走回去? 目前没计划。我在2010年和2012年确实继续走了几百公里,但我现在没什么计划。我觉得这种事要一步一步来。
  • 徒步的时候,你最处得来的群体是男人/女人,小孩子,还是老人? 我喜欢小朋友,所以我觉得我跟他们玩得最开心。跟老人也是。
  • 你接受徒步搭档吗?如果会的话,你对他/她的要求是什么? 我没想过这个问题...不过我觉得应该不会接受。
  • 你的政治倾向或宗教信仰是什么? 我支持绿党,而且我是天主教徒。我喜欢一个人去教堂,当他们那没有活动的时候,安安静静地坐下,跟最上面老大哥一块儿坐一会儿。
  • 你真的达到了一种“内心平静”吗?我看你的一篇博客好像是这么写的。 请你再看看那篇帖子。
  • 假如说你有一台时间机器,也就是说你现在可以回去重新走你当时的路而且你知道你现在知道的一切,你会改变哪些事? 我一定会尽量让自己放轻松一点。我会试图不要跟别人吵架,而且不让别人伤心。这些听起来很简单,但其实并不。

关于你

  • 我也想跟你一样徒步远行,但我父母不支持我这个想法。他们怎么了? 他们是对的。如果你家人和你朋友爱你的话,他们就会希望你安全。不一定幸福,但是绝对安全。如果你想做这种事的话,我建议你在你家附近开始走几天,看看你喜不喜欢这种感觉。请记住:想要冒险的话不一定非要去很遥远的地方。你在你家乡走一条你从来没走过的路,你就知道了! 
  • 你能不能说一句鼓励我的话? 还是算了吧。你不需要任何人鼓励你。问问自己吧:我真的想去做吗?
  • 你从你的经历中学到的,能给别人的建议? 放轻松,而且别忘了:你是自己的领导!
  • 如果让你说服一群不爱旅行的人出去旅行,你会怎么跟他们说? 我不会想说服他们去旅行。每个人都不一样。很有可能他们在家里完全幸福?
  • 寻找心里平静的人,你能不能给他们一些建议? 我不是特别善于这些。有时候我感觉很轻松,但过不了多久心里的“狼”又开始吼了。不过我觉得年纪越大越懂事吧。你应该弄清楚你生活中到底想要什么。
  • 看来谢老师在这趟行程中帮了你很大的忙。你认为人们在生活中有自己的老师很重要吗?你能不能给个建议,应该如何去找那个能够带动自己的人? 我亲爱的谢老师曾经对我很重要,现在依然如此。我觉得人类能够通过其他人学习的能力是一份伟大的赠礼。嗯,我觉得生活中的老师很重要。不过不是每个老师都像谢老师那么明显,所以我们有时候可能都不会发现别人正在教予我们些什么。但如果我们擦亮双眼,或许我们能增进彼此间的了解。
  • 你在路上显然结识了许多陌生人。如果别人想在旅途中交朋友的话,你有什么好建议吗? 我一般遵守自己的规则:别拒绝任何邀请!有时别人想请我们喝杯茶或者什么,我们往往会说“谢谢,还是不麻烦了吧”,对吧?我反正是这样,但这样你很难交到新朋友,而且很多人并不会觉得你很有礼貌,只会认为你比较冷漠而已。所以,上面这条规则比较好。当然,我们在旅途中不可能接受每一杯茶。但我们最起码可以尽量全部都接受,是不是?嗯,这样,我们就开始当开心的旅行者了。
  • 如果别人想实现自己的梦想的话,你会对他/她说什么? 哈哈,这句话听起来很像心灵鸡汤,但我还是说吧:迈出你的第一步!

关于微博

  • 你的微博真的是你自己写的吗? 嗯。
  • 真的真的真的? 嗯嗯嗯。
  • 你为什么叫“小流氓”呢? 本来想注册“雷克”这个用户名,结果已经被其他人用过。我只能加几个字,所以我就加了“小流氓”。我觉得可以自嘲一点,不用特别把自己当回事。我又不是雷大大,对吧?
  • 你为什么老爱讨论那些政治话题呢? 我觉得政治很重要,尤其是在当今的中国。互联网是个自由交流平台,它可以改变整个社会。我有自己的看法,所以我觉得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下。
  • 好吧,那你为什么老挑逗一些人呢,你觉得那样有意思吗? 我觉得某些人反人类的观点就是应该被讽刺。
  • 你不觉得自己有点二吗?灰常二。
  • 那他们骂你的时候,你有没有觉得不高兴? 还好吧。我觉得当陌生人夸我们的时候,我们最好别太高兴。当陌生人骂我们的时候,我们最好别太郁闷。有的人骂得有创意,我还觉得挺逗的。只是太多人太没有水平,你批评了他的历史偶像他就给你来几行脏话。那种人确实让人很累。
  • 有人说你是土耳其族德国人,那是真的吗? 我不介意当土耳其人,就像我也不介意当中国人一样。无论我是哪国人,我依然是我。但我跟土耳其没有任何关系。我爸是德国人,我妈是匈牙利人。欧洲跟中国一样,经过几千年战争和民族迁徙,我们的“血统”很乱。比如我的家族中据说有:德国,匈牙利,丹麦,俄罗斯,瑞士,亚美尼亚。
  • 你中文咋学的呀? 先努力背两年单词,然后到北京留学一段时间。我喜欢逃课,喜欢在外面溜达,跟各种人说话。
  • 你的微博被封了去哪找你? 比如非死不可啊,推特啊...我还没开小号。

TLW02

TLW02
 

需要照片吗?

我准备了一些照片。如果你要在文章里面用的话,欢迎你随便下载随便用!↓

齐髯小短片

徒步中

生活中

演讲

乱七八糟的发型和Lokalmatadore的T恤是我的。Lichtbildarena拍的照片是Sebastian Reuter的(你可以拿来当文章配图)。

路上的印象

各种图

 

没找到你想要的?

自从有网络之后就有了很多联系方式。↓

关注推特

英文:中国和旅行聊得比较多。(推特上还有中文账户,搜“德国自干五”就是了)

twittercomcrehage

关注油管

英文:大部分我上传的视频是关于旅行。有的是关于我的书。有的还是视频博客。(油管上也有中文账户,搜“德国自干五”吧)

youtubecombigfatspringroll

关注非死不可

英文:大家都有。所以我也有。大概就这样。(中文油管账户也有,也叫“德国自干五”哦)

facebookcomcrehage

关注Instagram

英文:我最近开始喜欢这个玩意儿了。路上直接分享手机拍的照片挺爽的。

instagramcomchristophrehage

给我发邮件

好了,说实在的,邮件太费时间了。于是如果你只是想打个招呼而已,那就用互联网吧!:) 但如果你觉得必须给我发邮件的话,那还是求你好好想想怎么把它写得最【短】。我也会为你做同样的事。

christophatthelongestway

 

TLW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