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路上. The Longest Way

我做的一些事

The Longest Way

[英文] 这是《最遥远的路》的旅游博客(The Longest Way)。这个网页挺全面:我记录了自己在2007年到2008年一年时间内,以及2010年和2012年两个月徒步过程中发生的几乎所有事情。最近还加上了2016年夏天刚开始的新项目。网页上一共有600多篇博文,全部是英文的,绝大部分是关于徒步的。有地图,有照片(用Picasa的,如果你看不到的话可能要翻墙才可以)还有视频(YouTube,同样要翻墙才可以看到)。我在几乎每天的博客里都选了一首歌推荐给大家。如果你全部看完了的话,我想你应该对我那时候徒步走中国北部的感觉有个大概的认识了。还有这两年徒步走中亚的事。

thelongestway.com

BookSlap

[英文] BookSlap 是一个关于其他游记书籍的博客。写它原本是为当年写我自己的《徒步中国》做准备的。我想在自己动笔之前了解一下旅行文学。这个博客的理念很简单:我看了一些关于旅行的书,发表了一些我对它们的看法。
为什么要看游记呢?
我觉得,关于旅行的文学作品其实比人们一般认为的多。《圣经》里面有很多人在行走(如摩西),荷马的史诗也是关于英雄的出行,托尔金的《魔戒》本身就是一趟旅行(以巨大火山作为目的地)。甚至连詹姆斯・乔伊斯都会让自己的主人公有些行动。
但这不说明没有旅行就没有书。只是在洛特曼和托马舍夫斯基之后,我们终于了解每一个故事都需要一种“转变”。或许是一种旅行。
这就是为什么我看了很多真正意义上的游记之后决定也在博客上加入虚拟性经典名著,如笛福的《鲁宾逊漂流记》,以及一些理论性书籍,比如基辛格的《论中国》。因为并不是非要动身才算是真正的旅行。
无论我们去哪里,我们一直都在路上。

bookslap.com

SlowerPulse

[英文] SlowerPulse 是一个关于伏特加的博客 —— 我品尝不同品牌的伏特加,然后写评论。
开始写这个博客的理由很简单:几年前,在我刚开始喝酒的时候,我在朋友家厨房里坐着,跟他们分享一瓶俄国斯丹达(Russian Standard,一个伏特加品牌)。
后来进来一家伙,从冰箱里拿出一瓶啤酒。我问他:“要不要来杯我们这酒?”
他接过杯子干了之后,瞧着瓶子说:“靠!你们为啥要喝这种新牌子,好恶心!你们完全应该喝一些经典品牌!”
那时候我想:伏特加非要老牌的才好吗?
在我没品尝过各种不同的伏特加牌子之前,我无法知道那家伙说的是对还是错。这就是我开了这个对比评价伏特加的博客的原因。我叫它SlowerPulse,因为这是人的身体对酒精的反应:会让你的心跳慢下来。
干了这杯,再来一杯!

slowerpulse.com

Stuff My Dad Left Me

[英文] 现在,这四千一百八十九个东西是属于我的。
是我爸留下来的。我不太记得他了。不记得曾经和他一起跟狗狗玩过,不记得和他一起去海边,也不记得和他一起吹口琴。
我爸是个高个子的大胡子爷们儿,他很喜欢开玩笑。的确,大部分照片上他都是笑着的。他喜欢大海,有时候会去钓鱼。他喜欢背着包旅行(好像也喜欢胡萝卜),跟我一样。
还有一件事:他是个收藏家!他收藏了各种各样的东西。书,邮票,照片,火车模型,信封,石头,明信片,汽车模型,银币,扑克牌,桌面游戏等等。他去参加拍卖,去跳蚤市场,而且我好像还跟他一块儿去过。
但后来他病了。
已经过去很多年了。现在,我也长了胡子。那些箱子在我家里摆着,箱子里面有我爸留给我的东西。
我把它们全部拍了下来传到了网上,这样我不在家的时候还是可以看。我不太懂那些东西的收藏价值,比如邮票或者火车模型什么的。如果你看到一个比较特别的东西,就跟我说一声吧!

stuffmydadleftme.com

德国自干五

这是一个我为中国网络拍的视频系列。它们是属于讽刺性的:我取用一种自己认为错误的观点(比如“大跃进时期没死多少人”),对它进行夸张(“大跃进时期根本没死人”),然后运用那些平时被用来辩护支持它的逻辑对它进行反讽(“我问过我爷爷,他大跃进的时候没有死,所以说不可能有人死了”)。
那么“自干五”是什么意思呢?
这个取决于你的立场。一个自干五的自我介绍大概是这样的:“我要针对那些攻击和侮辱中国的言论,并且进行反击。我不是那种会接受政府钱的人(那些是五毛),我免费干这活,因为我认为现在的中国正在受到来自国外的和来自国内的(网络上的)攻击。”
我会提供的解释大概是这样的:一般的自干五,是一个拥有变态的爱国主义的中国年轻人。他愿意为自己的立场牺牲最基本的理性逻辑。不过,他的逻辑也有说得通的时候。而这时候,他的出发点一般有点不对。
你或许会说,我这样的做法其实是“稻草人论证”,不过我觉得讽刺应该可以这么做吧。
哦对了,你还可以通过MAOZEDONG.DE访问我的自干五网页。

ziganwu.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