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ll-youtube-player,[data-lazy-src]{display:none!important} 在路上. The Longest Way

《最遥远的路1.0》视频

发表于

耶,终于可以给你们看我TLW视频的最终版本!

REHAGE_TLW_01如果你不知道的话:TLW是The Longest Way的缩写,就是《最遥远的路》,我2007/08年试图从北京徒步走回德国的项目。

我没走到德国。

不过我还是走了一年,而且我在路上一直留着头发和长着胡子。当我2008年冬天回家时,我硬盘上存着几千张照片。

当时的想法是要做一部视频,显示我在路上经历过的变化。在我出发之前我已经有了这个想法,主要是受Noah Kalina的“Noah takes a photo of himself every day for 6 years.”和Matt Harding的“Where the Hell is Matt? 2006”影响。

REHAGE_TLW_02

我自己的视频,我叫它“The Longest Way 1.0”(最遥远的路1.0)。当我抗开始徒步的时候我还是会每天就照一张自拍,但后来试图剪辑的时候我发现还是要连拍几张比较好,让背景显得比较活跃。

最后,我选了1.400张照片和几部小视频。我怎么让照片中的我眼睛每张都在同样的位置呢?我没办法,只能一张一张通过后期对照。一张。一张。修。

我用了四个月才视频做完。而且有那么一瞬间我发现自己已经修过的相片都不符合当时新的高清标准,所以我选择了重新修。一张。一张。修。

我差点疯了。

视频做得差不多的时候我就选了两首我觉得挺适合故事情节的歌。

第一手是朱逢博唱的《橄榄树》。你应该知道歌词是旅行诗人三毛写的,蛮伤感的。不过有个好玩的细节,就是那些年轻点的中国观众一般都挺受不了我选的这个版本,因为他们比较喜欢台湾歌手齐豫唱的原版。

REHAGE_TLW_03

第二首歌是Indochine乐队的经典歌”L’Aventurier”,不过是由加拿大The Kingpins乐队翻唱的。我选了这首歌的原因是我喜欢它很有动力,而且我喜欢它的歌词。它们是关于儿童冒险小说的主人公Bob Morane,一个勇敢到让人想笑的人。

不过比我好朋友谢老师还是差了点。我把视频献给了他。在我把视频给他看的时候谢老师就笑出来了。

“你干嘛用这种黑白照片呀?”他问我:“我还活着呢!”

我在2009年3月时把视频传到网上去了,而且它很快就火了。有一天早上,我一睡醒就发现我的网页挂了,而且我收到了几百条邮件和几千条非死不可加好友邀请。其理由是那些MSN.COM的友善人士把我视频放在了他们的首页。不过他们没有连到我原来的视频,而是他们直接把它下载并放在了自己的服务器上。我那时候给他们发了邮件问他们咋回事,不过我一直到今天也没收到回复。

目前为止,”The Longest Way 1.0″在YouTube和Vimeo各视频网页上被访问个一千万次。它属于EOFT,而且它在一些户外电影节上获奖,比如在Boulder (2009)、Banff (2010)和Vertical (2011)。TIME.COM将它放在了他们的”Top 10 Viral Videos of 2009″列表。而且我还是会经常收到一些受这部视频启发的人的信息。

所以我觉得修了那么多照片还是值得了。

一张。一张。修。

一下就是那部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