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路上. The Longest Way

胡子 —— 乌鲁木齐停住

发表于

这是《最遥远的路》最后的一天。日期是2008年10月25日,就是我从北京出发准备徒步走回德国之后差不多一年的时间。那天,是个周六。是我崩溃的一天。

REHAGE_BLOG_004其实那会儿我刚到达乌鲁木齐市,总算终于到了中国的最西北部。在我背后,有4.646公里的公路和土路,雪地,灰尘暴,山脉和工业重污染区。但除了这些,还有很多友善的面孔在我后面这条路上,还有我这辈子看到过最漂亮的天空。

我这一年在路上的时间,感觉好像是一个很漫长而且很强烈的瞬间。这个瞬间的最后一刻时,我就走到了乌鲁木齐这里,长着我的胡子。若要真的徒步走回德国的话,大概还有一万公里在我面前。

但是,这时候发生了件事。

REHAGE_BLOG_005你可以在《齐髯小短片》里看到那03:18的镜头。字幕里有说:-heartbreak(心碎),但因为那一张照片过得太快,几乎没人能够发现它(就连那些得意地指出00:50出现的裸女的人也包括在内)。

我生命中一年的时间我像个疯子一样在路上走,自己的行为有时候也很像个疯子,而且一直长着疯子该有的大胡子和乱头发。但我一直保留着一个东西:就是我的一种方向感。

我向一个地方走,嗯。但我知道那地方有谁等着我。

有了这种方向感的我,觉得自己什么都能做到。

但这会儿我失去了它。

REHAGE_BLOG_006我朋友 申叔叔 看我几天什么也不做就在那衰败,结果最后他决定带我去看理发师。

那会儿,这件事对于我来说很不容易。我感觉自己就是那个胡子。没了胡子,没了头发,没了徒步的项目,没了拉拉车,没了伟大的事业,没了胡子,没了胡子(!)—— 那我还是什么?

当我坐在理发师的椅子上,他笑着看我。于是他用了不到二十分钟就完事了。

我永远忘不了申叔叔当时跟我说的话:“原来你真是个小伙子呀!”

第一次徒步的最后一天,英文博客:The Longest Way – Downfall

路上最后的一部视频(用傻瓜相机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