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路上. The Longest Way

害怕 —— 乌苏出发

发表于

这是2012年夏天。那时我的两本书 “The Longest Way”“China Zu Fuß” 刚上市,而且我只有一个自己想去的地方:上路。

REHAGE_BLOG_013不过我感觉很害怕,主要是因为2010年乌苏跟警察闹起来的事

我跟朋友聊到这件事,他们说不用担心。他们建议我找我的拉拉车带它好好逛一逛。

于是我决定就这么做了。

毕竟戈壁滩还在那。雪山还在那。所有的一切都还在那。而且拉拉车还等待着呢。

REHAGE_001-2本来帮我保存我的拉拉车的哥们儿雷盛开车带我去我2010年停止走路的原地。

8月8日,星期三,凌晨。当武术教练的雷盛脾气很温和,他在路上给我讲笑话,想让我心里踏实下来。

于是我们就到了。

我们把拉拉车从他的车上拿下来并把我的行李装上去。我们的动作比较快,而且我们话不多。完事了我们就拥抱了一下,然后我上路了。我背后就是那个我两年前被警察困住的地方。

REHAGE_BLOG_015

很难相信我真的又在路上了。

那天我走了40公里。最开始是由于害怕的原因,我很想让我离警察远一点。之后是由于开心的原因。最后是因为自己找不到地方睡。

当我天黑的时候走到了个小村庄,我感觉累死了。全身酸,而且脚很痛。

我准备了一盆热水,拿来洗脚。屏气,把脚放在水里,水烫得跟数千小针一样刺着我皮肤。

我呼气,心里清楚其实没什么好害怕的。

当天英文博客: The Longest Way – Secrets From The Road

我们开车去出发点的路上拍的视频: